全國 [切換城市]

華北地區

華東地區

| 北京 上海 天津 浙江
用戶名:
密碼: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搬家吉日 搬家公司搬家丟了襪子 業主和工人起爭執

搬家公司搬家丟了襪子 業主和工人起爭執

發布時間: 2020-12-14   瀏覽量:398

      搬家公司弄丟業主的物品的確應該賠償,但是弄丟雙襪子也至于不給錢嗎?

  一家搬家公司忙活了一天,最后戶主拒絕給工錢,原因是搬家過程中自己少了幾雙襪子。雙方僵持不下,后來驚動了110,但雙方各執一詞。最后戶主支付給搬家公司一半費用。

  裴先生是省城某搬家公司的員工,接受采訪時,他顯得特別委屈:在濟南市北園路某小區,他們公司的4名員工從上午10點多一直忙活到下午6點多,大熱的天忙得連中午飯都沒顧得吃,“哪知道搬完該結賬了,戶主卻說少了七八雙名牌襪子,300多元錢的勞務費不但不給,卻反讓我們賠償給他300多元錢。”

  而戶主陳女士也是滿肚子的委屈,她說:“其實也不值多少錢,只是覺得心里生氣。開始時他們把我的洗發水扣下了,我向他們要了回來。后來又發現老公的襪子沒有了,我就覺得很生氣。”

  對于要求賠償300元的說法,戶主說:“我們沒有讓他們賠償,覺得他們也不容易,把襪子還給我就行了,這個樣子沒有辦法結賬。”

  雙方僵持不下,驚動了110,然而來了也沒有辦法,讓他們自行協商解決。晚上7時許,搬家公司的負責人趕到現場,最后陳女士支付了150元費用。陳女士呼吁搬家公司要講誠信,而搬家公司的負責人馬女士也呼吁戶主講誠信,“一般情況下,如果是大物件,我們都跟客戶簽訂協議,損壞了的話我們要進行修復或賠償。但對一些小物品,到底少還是不少很難說。”

  發改委昨上調油價,但是大連搬家公司的價格不敢冒然上漲。為了招攬顧客,他們只有提高服務質量和增強服務技能上下功夫。

  “今天早上看報紙,發現-10號柴油價格破7元了,幸虧前幾天剛把油箱加滿。”22日早上,大連搬家公司負責人告訴,“雖說漲價幅度不算太大,每升才漲了9分錢,但對于我們來說,成本無疑又要加大。”

  據該負責人介紹,他從事搬家行業有十多年了,在他的印象中,油價一直在不斷上調,物價在上漲,但唯獨搬家費多年以來都沒有變化。

  目前大連搬家公司,競爭可謂激烈。在談到柴油上漲是否會帶動搬家費上調時,武昌區某搬家公司的李經理說,“多少年來都是一個價,出車費100元,現在競爭激烈,雖說成本上漲,但漲價還是有些難。”李經理表示,柴油價格上調,以后每個月的油錢勢必會增長,為了減少成本,她們正努力提高服務質量,增強服務技能,以招攬顧客

  面對價格是否上調的問題,有搬家公司認為價格上調的概率還不是很大,自己先看看市場上的行情,如果其他搬家公司上調了,他們可能也會漲。

  其實油價上調,不但影響著搬家行業價格的調整,還影響著其他各行各業,運輸、物流等等。

  昨日,走訪市內多家搬家公司了解到,考慮到油價攀升等客觀因素,不少公司已經提高了搬家服務費用,上漲幅度超過三成。隨著運營成本的不斷增加,許多搬家公司開始靠跑長途運輸等來拓寬業務。

  最高漲幅達30%/車

  “從今年年初開始,搬家行業內大部分企業都上調了服務價格。”昨日,一家搬家公司的負責人李濤告訴,今年,該公司的搬家服務基本費用已經漲幅達30%/車。

  另有一家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員表示,該公司從今年2月份開始上調了服務基本費用,平均每車費用上調幅度達到三成多。

  市家政服務行業協會會長葉宏介紹,今年以來,協會旗下搬家企業均上調了服務費用,調價主要是受目前人工、油價不斷上漲的影響。

  小公司經營壓力大

  “本來居民搬家這塊業務的利潤就薄,再不上調價格,我們只有關門不做了。”渝中區一家大型搬家公司的負責人鄭濤透露,該公司的服務基本費用上調至30%/車后,每車也只有50元的利潤,再除去工人工資、油費等成本,利潤更少。

  “去年,一個工人的基本工資大概是2200元/月,今年漲到了2800元/月。”鄭濤說,成本上漲,大一點的搬家公司還可以承受,小公司的經營會受到很大影響。

  葉宏也證實,僅家政服務行業協會下面的30多家搬家企業,從去年底到今年年初,已有3家公司因無法承受運營成本上漲的壓力關門了。

  兼營長途運輸提高利潤

  葉宏透露,搬家公司只有在規范服務、拓展業務上下功夫,充分體現服務質量的優勢,淡化客戶對價格的單純關注,才能找到新的出路。“協會也要求企業盡量通過自身努力縮減運營成本。”葉宏表示,但如果油價、人工等成本要素繼續上漲,僅靠企業單方面控制成本也不現實。

  還了解到,為提高業務量,不少搬家公司已經開始拓寬業務面。“以前,由于長途運輸活兒累、掙不到錢,搬家公司一般很少跑或干脆不跑長途。”渝中區某搬家公司負責人王立介紹,現在很多搬家公司都把長途運輸納入了服務范圍。王立說,很多公司都已經不再局限于家庭搬家服務,企業搬家、工廠搬運輕便機器等,也成為各公司常接的訂單,目前看來效果還不錯。

  搬家公司員工在看到客戶遺忘在抽屜里的錢后,48歲武漢搬家工人張師傅馬上告訴了客戶。

  老兩口搬家遺忘4萬多元

  前段時間,56歲的王先生從武昌的關山搬家到漢口的唐家敦小區,他和妻子怕搬家時人多手雜,提前把貴重物品都收拾起來。那天,搬家師傅們搬家具、電器都很小心,突然聽到劉師傅叫他們進屋把錢收好,他們還納悶哪來的錢呢?

  王先生回憶說,那4萬多元錢是放在家里備用的,他們都忘了,“當時屋里就張師傅一個人,假如他揣兜里,沒人能知道。即使事后想起有這4萬多元錢,賴也賴不到他身上,再說也沒有證據。”

  他們說,說明這是個一心一意為讀者服務的團體,是可以讓大家充分信任的。

  “拿人家的錢心不安”

  張師傅今年48歲,十幾年前從盤錦農村搬到沈陽,每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。

  “你咋這么傻呢,這錢夠你干兩年了,不拿白不拿!”張師傅表示,鄰居知道這件事后都這么說他。

  但他認為:“我靠力氣吃飯不丟人,反而拿了人家錢心不安、才害臊,以后也抬不起頭做人!”

  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員在搬家過程中,不時能遇到老大娘、老大爺把錢放到床下的情況,每次都告知、歸還給主人。

  少數搬家工人搬家時有偷東西的惡習

  就在正搬著家時,一搬家工“空手”下樓,突然離去,轉過頭來,市民馬女士才發現,家里挎包裝著的4100元不見了。馬女士是漢陽東風村人,在后村開了家診所,并在附近租了一間一室一廳的房子居住。8月21日,劉嘉找了一家武漢搬家公司,準備搬到王家灣去住。21日上午7時許,搬家公司的3名工人開始搬家,不久,公司一名副經理又送來一名小伙后離去。“小伙子姓孟,看上去不到20歲,穿著白色T恤和牛仔褲,看上去挺文氣。”劉嘉說。

  劉嘉住在4樓,搬家時兒媳負責在樓下看管物品,她和兒子在樓上邊收拾、邊指揮搬家。上午9時30分左右,劉嘉兒媳發現姓孟的小伙下樓時空著手,便問了一句“你咋沒拿東西?”,小伙沒吱聲,轉身匆忙離去。搬家的領班感覺不對,下樓去追也沒攆上。

  半個多小時后,劉嘉上樓發現挎包里的4100元現金不翼而飛。“肯定是姓孟的小伙偷走了”,劉嘉立即與搬家公司聯系,對方說,姓孟的小伙是第一天上班,沒想到會出這種事兒,“他臉上也沒刻字,我們不能負責。”


上一篇:大連搬家公司_搬家公司價格上調 市民難以接受   下一篇:大連搬家公司:有些搬家公司搬到一半為什么突然漲價?
国产2018瓜皮影视免费